聚焦中小学生课外阅读与表达

与校长面对面 | 北京师范大学株洲附属学校理事长余年初:做一个教育星空下的赶脚人,挺好

点赞 0 2018-07-18 01:52:27

       高考刚刚过去,余年初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我的高考感言》。文章的最后,他写道:“要想奔跑就忘记高考!今天,阳光静好,祝福孩子们一切安好!”

      “奔跑”二字,是这位北京师范大学株洲附属学校理事长文章中的“常客”,也是他一直保持的状态:做房地产生意、办创新教育、每天坚持写文章、得空就拿着相机“扫街”……在他看来,奔跑不仅仅是一种人生姿态,还是一种思想状态,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思想家,但每个人都应该成为思考者。正是这种思考,让他在北师大株洲附校开启教育创新实验,成绩斐然。

爱好写作,这是让思想奔跑的方式

      6 月7 日,高考语文作文题刚刚解密,余年初就坐在办公室内,从考生角度迅速写好一篇同题作文,并通过个人公众号公开发表。此前,他就对今年的高考作文进行过押题,也化身“考生”写了五篇高考范文。

      时刻保持同理心,站在对话者的角度看事情,是余年初的处事之道。在他看来,只有还原成对方的角色,才能深刻理解对方的需求,写出学生能看懂的文章,不被学生骂“老夫子”。

      余年初热爱写作,杂文、小说、散文、诗歌都有涉猎,以致于经管专业毕业的他常被误以为是中文系教授。现在,每天坚持写一篇2000 字的微信推文已经成为余年初的习惯。他说:“写作是让思想奔跑的方式,可以锻炼人的逻辑思辨能力,还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安静,和自己对话。”在接受采访前一个晚上,余年初写下一篇《是否孤独》,就是和自己对话。常年在全国各地巡讲,他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随波逐流,慢慢失去了自我。他曾利用巡讲的机会做过一个实验,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问在场听众:“这些年来,谁曾让你感动?”几乎没有人说自己。余年初觉得有点可惜,现在大多数人都处于一种“他我”的状态,对权威和他人形成强烈依赖,逐步失去自我思考的能力,而有创造力、创新能力的人,往往拥有强烈的自我意识。自我意识有多重要?余年初引用名言举了个通俗的例子:“都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但鸿鹄又岂知燕雀之机?燕雀不依附鸿鹄,一样能活得很精彩,这是一种对自我的肯定。写作就是在锻炼逻辑的同时,让灵魂得到升华,从而更好地认识自己。”

北京师范大学株洲附属学校理事长余年初。

尊重学生个性成长,教育创新不停歇

      高考一过,接踵而来的便是填报志愿。当年,学霸余年初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选择众多,但他只选择了北京师范大学——想当一名老师。一方面,父亲是教师,从小耳濡目染的他对这份职业多了一份憧憬;另一方面,年少的他经常对老师讲授的内容提出疑问,并不得老师喜欢,他觉得教育不该是这样。那时候,“我要办自己的学校”这个小小的念头,深深地根植在余年初的心中。多年后,北师大“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精神在余年初身上得到体现,他做到了,并且以奔跑的姿态行走在教育创新的康庄大道上。

      株洲的中考制度设计的是5A 考评,北师大株洲附校却提出“不抓5A 抓4 强”的学科学习思路,即抓好语数外后有针对性地选择一个自己感兴趣的学科,这是余年初的想法。在他看来,中考制度是一种选拔制度,要利于学生的高中学习和高考。但5A 制度是学科均衡发展的思路,并不便于学生优势学科的发挥。只有提前让学生发现自我的差异化优势,才能应付接下来的新高考。“我并不提倡‘你有我有’,‘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才是需要大家思考的。”余年初笑着说。

      于是,北师大株洲附校初中部的高中对接班应运而生。对接班的学生在初中便提前适应高中的学习和管理,比正常升入高中的学生多出至少两个月的学习时间。2016 年高考,高一年级在读生王文艺以将近650 分的分数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本、硕、博”连读并签约斯坦福大学交流学习,她就是对接班的学生。其他对接班的同学,一本上线率也将近百分之百。学制的自我改革成效在余年初执掌的北师大株洲附校得到体现。

        除了在对教学模式的探索革新,北师大株洲附校还冷静且热情地做着“课程建设”的文章。早在七年前,余年初就开发了“成长课程”,让学生从简单的教材知识学习延伸到能力塑造、情趣培养,仅小学部就有九十多个选修班和社团。

带领老师奔跑,体育老师也能教语文

      熟悉余年初的人都知道,他对老师说得最多的就是:“要想青春不老就和孩子们一起奔跑。”打破现有的教育模式,除了学生需要适应,对北师大株洲附校老师的综合素质和教育视野要求非常高。

      余年初坦言,刚开始有很多老师不适应,他们除了需要思考任教学科的问题,还需要面对跨学科知识积累的困难。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人选择离开,余年初都会送上祝福。学校办公室宣传专干马冰说:“余校长曾经对老师们说过一句话让大家很感动,‘老师来我的学校,我就把大家当女儿一样培养,如果要另谋高就寻找更广阔的天空,我也会像嫁女儿一样毫不吝啬地送上最诚挚的祝福’。”也正是“把大家当女儿培养”,留下来的老师都成长成教学多面手,体育老师也能当班主任,能教语文、数学。

      北师大株洲附校创办之初,一名从事幼教工作的老师郭静来应聘,文凭不高、毫无小学教学经验,但余年初依然把她留了下来,他说:“我当时看她获了很多奖,一定是可塑之才,果然没让我失望。”在余年初的带领下,郭静一步步成为全国知名小学老师,做的教学项目多次获得师范类一等奖,并在香港拿过金奖。去年,郭静还评上高级职称,拿到北师大硕士学位。

      这样的故事在北师大株洲附校数不胜数,只有帮助老师逐步成长为具有宏大教育视野的人,才能教出和其他学校不一样的学生。

       褪去教育者的外衣,余年初还是一名商人,也许正是将这种经营化思路渗透到他的教育理念之中,才能让他跳出教育的桎梏看教育。他说:“教育是一种研究人的社会活动,但现在很多人把它当成以教材支持的考试活动。其实,孩子才是最丰富的教材,研究好学生的需求,才是弄懂教育的关键。”有人说余年初的教育创新理念已经超前于这个时代,但他认为,相较于大多数人的停滞不前,自己只是跟着时代的脚步在追赶。做一个教育星空下的赶脚人,或许是他自我选择的最好状态。

与校长面对面焦点问答:

写作没有秘笈,但考试有模式可套

       2017 年11 月,学校围绕“构建核心素养体系、拓宽教育教研视域”开展系列教育教研活动,余年初理事长率先推出公开课。

       为更好地了解学生们的想法,贴近学生生活,《十几岁》联合北师大株洲附校发动了全校学生参与与校长面对面问卷。面对学生的提问,看余年初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Q: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将来许多工作会不会被机器人取代?余校长,在这种趋势下,我们高中生除了日常学习,还应该做些什么准备才能更好适应未来呢?

——易峻霆(G1605 班)

A:工作全部被机器取代是不会的,比如发明机器就是人的事情。在智能化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一双千里眼,那就是关注时代的发展,关注文明的进程,当然也就要关注科技的发展。身在校园,要展望未来。很多职业肯定会消失,有准备的人才会成为时代的主人。

Q:我妈妈也是您的粉丝。她说您几乎每天都发文章,各种类型的都有,还给我们的学长学姐示范过高考作文,我从心里由衷佩服您。我作文功底不好,想从您这里求一份写作秘笈。

——李惟楚(G1604 班)

A:写作没有秘籍,但考试还是有模式。比如高考作文,主题要清楚,情感要充沛,逻辑要严谨,字迹要规范,前后要呼应。文章要有自己的思考,不能假大空地口号式抒情。适当运用排比可增加文字的美感。要说秘籍,就是多看范文,多模仿练习。在练习的过程中总结出自己的心得。阅读不可少,但不要什么都看,要有阅读数量,也要控制好阅读边界。

Q:有老师说学校正在计划为我们初中学生开设一门新课程——机器人课程,还有AI 社团,感觉很高大上,不知道这门课上我们可以学到哪些东西啊?

——陈梓宣(C1706 班)

A:是的,目前学校正在筹备中。开设这些课程主要是培养学生的科技意识,科学素养。现在是智能化时代,科技不仅改变了我们的工作,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希望所有的学生都要学会用科学的眼睛看世界,用科学的大脑思考世界。

Q:我想问一下,我们小学生每天和初中、高中的哥哥姐姐们在同一个校园里学习生活,您对我们有什么不同的要求吗?

——张晓瑜(x1314 班)

A:小学生和中学的哥哥姐姐一个校园学习生活,便于开拓视野,激发志向,也可以培养友爱精神。我对你们的要求就是充分展现你们童年的快乐,这是你们给学校最好的礼物,也是给中学的哥哥姐姐最大的礼物。童年是最纯洁的花朵,是最灿烂的朝阳。爽朗的笑容是校园最美丽的风景,活泼的身影是校园最精彩的故事。

Q:我喜欢一个女孩,从初一开始,那时我最好的成绩是全届第十三名,现在我依旧喜欢她,我的成绩是第三。当早恋无碍于学习,我们还要不要听从家长“不准谈恋爱”的劝诫?

——学生(匿名)

A:早恋不坏,但太早不好。


(编辑:谢璐瑶)

与校长面对面 | 北京师范大学株洲附属学校理事长余年初:做一个教育星空下的赶脚人,挺好 高考刚刚过去,余年初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我的高考感言》。文章的最后,他写道:“要想奔跑就忘记高考!今天,阳光静好,祝福孩子们一切安好!” TN0002 2018-07-18 01:52:27 我的十几岁 164027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