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小学生课内外阅读与表达

素材·运动 | 一曲《图兰朵》,又忆冬奥梦

时间:2020-02-13 来源: 作者:中学生阅读与写作

640.webp (11).jpg

隋文静和韩聪共同演绎新版《图兰朵》


2017 年 12 月 9 日晚,日本名古屋,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落幕,至此本赛季前半段的比赛全部结束。作为 2018 年平昌冬奥会的前哨站,此时,距离冬奥会正式开幕已不足百天。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参赛人员由大奖赛分站赛积分前六名的选手参加。在“男子 / 女子单人滑、双人滑、冰舞”四个项目中,中国双人滑有两对选手:隋文静、韩聪,于小雨、张昊入围大奖赛总决赛。受限于短节目中摔倒的失误,隋文静、韩聪这对最有希望登顶的组合获得大奖赛亚军。


双人梦之队志在冬奥


作为中国队的传统强项,双人滑是国人最为熟知的花样滑冰项目。2010 年温哥华冬奥会,申雪赵宏博为中国花样滑冰带来了第一块奥运会金牌。在那届奥运会上,中国队包揽冠亚军的辉煌战绩、带着“花样滑冰”这个较为小众的冬季项目走进千万百姓家。但在申雪,赵宏博这对传奇双人组合退役后,双人滑进入了一段相对低潮的时期。

从 2010 到 2017,中国双人滑等了七年,终于在年初芬兰赫尔辛基世锦赛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新任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与他们同坐等分区的新任花滑国家队总教练赵宏博心中一定也是感慨万千,自他和申雪获得 1999 年世锦赛亚军后,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的第一块世锦赛金牌终于在这里诞生,第三对双人滑世界冠军也在这里加冕,中国花样滑冰又一次站在了争夺奥运金牌的起跑线上。

带着新科世锦赛冠军的头衔走进奥运赛季,隋文静、韩聪在大奖赛分站赛的表现可谓神勇。回顾上半个赛季,他们以两站分站冠军积分第一的成绩挺进总决赛。在日本站的比赛中,两人的自由滑《图兰朵》更是凭借完美的技术发挥、震撼全场的出众艺术表现力打破国际滑联自由滑世界纪录,强势登顶。2002 年长野世锦赛,申雪赵宏博曾凭此节目夺得世界冠军,时隔十五年,又一对中国选手让《图兰朵》大气磅礴的高潮选段《今夜无人入睡》响彻冰场,这次他们的目标是自己的第一块冬奥会金牌。

但今时不同往日,花样滑冰的竞技格局早已大不相同。中国队的双人滑以高质量的捻转和高、飘、远的优美抛跳动作占据技术分优势,但单跳能力相对薄弱。国际滑联的改革正在降低对女伴身体伤害较大的抛四周跳的技术基础分,国外又涌现一批单跳能力出众的年轻双人滑选手,中国队的双人滑优势正在削减。在第一梯队中,本次总决赛刷新隋文静、韩聪自由滑世界纪录夺冠的德国选手萨维申科、马塞洛特是他们最具竞争力的对手。属于中国双人滑的冬奥梦能否实现仍未可知。


风雨欲来,中国花滑道阻且长


不同于双人滑赛场,多位单人滑名将受伤退赛让本届大奖赛总决赛单人滑赛场略显黯淡,但同时也为小将上位创造机会。可惜的是,获得总决赛资格的中国男子单人滑选手金博洋因伤病错失这次难得的机会,这也让中国队单人滑领域的艰难境地,因在本届总决赛上无人出战而显露一二。

一定程度上,单人滑是双人滑的基础。中国花样滑冰的单人滑事业,在经历了上个世界九十年代陈露带来的女单繁荣期之后,正面临一个青黄不接的断档期。花样滑冰作为一项偏重艺术的竞技项目,就其整体发展而言,一是需要大量的人才储备,二是作为艺术性的竞技运动需要出现能引起关注的超级明星。

被冰迷戏称为“俄罗斯套娃”的俄罗斯女单队伍,后备新生代数量惊人、竞争激烈,与人才储备薄弱的中国女单形成了鲜明对比。单人滑储备的薄弱同样让双人滑的后续发展陷入困境,双人滑女伴低级三周单跳不稳,而有人才先输送向双人滑的现状更加剧了这种恶性循环。冰上项目未能进行有效的推广,受制于训练条件的恶劣和优秀教练的稀缺,中国花样滑冰的群众基础薄弱,让人才储备提升更是难见曙光。

另一方面,明星运动员的影响力在促进花样滑冰的繁荣中起到的作用已经有目共睹。荒川静香、羽生结弦、浅田真央、高桥大辅,高人气选手给日本后续人才的培养提供了相当大的动力。目光回到中国,我们也曾经有过甚至现在依然有战绩卓越的明星选手,然而他们的潜在价值却没能被充分发挥。这导致中国在花样滑冰项目上没能收获一个较长的繁荣期,总是伴随着个别天才选手的出现在国际赛场上大放异彩,又随着优秀选手的退役进入低潮等待着下一个天才选手的出现。

站在奥运赛季风雨欲来的时间节点上,展望近在咫尺的平昌冬奥,图兰朵的恢弘动人似乎让我们已然看到了一线曙光,但中国的花样滑冰事业距离真正迎来光明的那一刻,尚还有很长的路将在黑暗中摸索着走过。

道阻且长,行且将至。


 运动知多点


花样滑冰(Figure Skating)起源于 18 世纪的英国,后相继在德国、美国、加拿大等欧美国家迅速开展。奥运会花样滑冰有五个项目:男子单人滑、女子单人滑、双人滑、冰舞和团体赛,比赛均在室内进行。其中团体赛在 2014 年才首次出现在冬奥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