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小学生课内外阅读与表达

与校长面对面 | 长沙市怡雅中学校长王良:永远热爱,永远热烈生长

时间:2020-06-29 来源: 作者:

 

D:\十几岁\2020\1593414153(1).png

怡雅中学校长王良

讲《离骚》时,他是屈原,眼里尽是孤高悲怆;讲《红楼梦》时,他是曹雪芹,把人物的三魂六魄勾到课堂上;纵论社会人生时,他是思考者,把学生带到思想的高地……

“蓝色衬衫常在身,颜筋柳骨教语文”,学生贺婧茹在写给他的歌里这样描绘他。他是王良,长沙市怡雅中学的校长,一位不只教语文的“语文特级教师”。

 

“更喜欢语文老师这个身份”


在雅礼的14 年,王良一直执教省理科实验班。

他的课很火。逢着教学开放日,有老师提前40 分钟占位置,讲台边上都挤满人。有学生偶尔落下功课,会提前叫同学录音或录像,回头再听再看。有同学在大学来信要“王老师寄一堂视频课来,不然别人不信我语文老师有这么好”。

王良觉得,如果一位老师,不能和学生产生情感的共鸣和生命的互动,那为什么要选择当老师?他沉浸,他就是语文,享受课堂带来的愉悦感,乐见孩子们的眼睛随着他的讲述慢慢发出光来。

恰恰是这份“物我两忘”“我即语文”的纯粹,更深远地影响和改变人。一次,王良收到一篇别人转来的文章。作者是曾经的一位学生,在自己的QQ 空间倾诉心情。“像语文老师一样活”,学生写到,“艰难的时候,就会想起高中的课堂,想起语文老师”。受王良的影响,她也成了一名老师,要像王老师一样,永远热爱,永远年轻,总是向上。

即便走上了管理岗位,当上了校长,他仍然会告诉你,“我更喜欢语文老师这个身份”,不过现在也开始喜欢上做校长了。

当一个好老师和一个好校长,有什么关系?王良认为,二者当然不同。校长的站位更高,视野更开阔,思考的问题更系统,应对的局面更复杂。但本质上又是相通的。无论做老师还是做校长,都离不开对人性、对具体的人的理解与呵护。总是发现与唤醒,鼓舞与激励,栽培与成全,当然也需要适当规范,这是教学之道,也是管理之道。


教育,不是一道“命题作文”


怡雅脱胎于雅礼,雅礼中学素有“个性的海洋”之称,“自主、个性、开放”的育人理念被传为佳话。怡雅中学继承了这一传统,王良也把培养“有个性的学生”奉为圭臬。

王良眼中的“个性”,并不是恣意妄为,“个性就是‘礼’的规范下的‘雅’,就是高度自觉的生命自由;个性,源于尊重和可选择”。

于是,我们在怡雅中学看到这样的一幕:学校需要扩建图书馆,王良把选书权给了师生。大家可以把自己喜欢的书买回来,费用由学校报销;也可以开出书单,交由学校采购。唯一的条件是,为每本书写一张荐书卡,告诉别人“为什么是这本书”。这一过程,每一个“我”都在参与,每一个“我”都被尊重。

班级管理,也采取“自组织”的形式。学生觉得自己能做什么事,就可以毛遂自荐负责什么,比如有人当上了整理讲台的“讲台委员”、管理花花草草的“绿植委员”。学生各司其职,都参与到了集体事务之中。

自由的灵魂是快乐的。学生如此,老师亦是如此。

王良到任怡雅的第一个寒假,邀请了99 位老师做开学季的分享。至于分享什么,王良没有作硬性规定。读书感悟、教学成就、与学生之间的互动趣事,只要是怡雅过去一个学期的“成就”,就都可以。这样大规模的、个性十足的分享,打破了人与人之间的心墙,每个人的努力都能“被看到”“被尊重”。王良说,被他人认可的幸福,更能激发生命的力量。

在王良看来,教育,不是一道“命题作文”,把空白的舞台留给师生,每一个人都可以自我创作。这样,教育真实、自然而完整地发生。


《我,我与你,我们》


2020 年3 月,1475 封滚烫的信,从怡雅中学寄出,寄给新冠疫情暴发后援鄂的湖南医护人员。

这些信,出自怡雅中学2400 多名孩子之手。他们一人一封,或两人一封,向特定医师表达爱与尊敬与感激。

“我不知道您真实的容颜,但我想一定是最美的模样。”“我看到了您给人民的一个交代,那是作为一个医护人员对生命的交代。”稚嫩的笔写下真情的文字。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我们终将与大地相连。”王良2019 年秋季开学给学生们带来了《我,我与你,我们》的致辞,他说到“我”,每一师生都是高贵而独特的生命个体;他说到“我与你”,以爱与规则携起手来,心心相印;他说到“我们”,只有关怀他人、欣赏他人,尊重他人、成全他人,“我与你”才能成为“我们”。

这篇致辞里,可以找到王良策划“一医一生一封信”活动的理由。这是一次生命的往来,一次爱的连接。王良认为,写信就是一堂最生动的人生大课。人世间一些最美好的东西,就此渗透到学生心里去了。责任、担当与爱,这些道德形式,有了最鲜活的内容。写过这样的信,孩子们人生不一样了,“道德知识的人格化成为可能”。

“知识人格化”是王良的教育追求。在他眼里,道德知识人格化之外,学科知识也需要人格化。知识让人变得更好。“好人好课”是王良经常讲的,老师是个好人,才能上出好课;上出好课,人才能成为好人。

基于爱,自我生长,王良提出的知识人格化教育,正成为怡雅师生的教育自觉,并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王良在长沙市、湖南省甚至国家级活动中多次报告知识人格化教育的思想和策略,引发了广泛共鸣。

对于教育,对于学生,他爱得深沉。不管做老师还是校长,他最享受的都是和学生在一起的时候。“参与、见证一段生命的美好,这是老师的幸福。学生可以毕业,这种幸福却很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一次,又一个学生邀请王良做证婚人;他从司仪台上下来,一个学生说:“王老师,你讲得太好了,下次要给我证婚。”“还有我,我。”王良愉快地答应了。这就是师者的幸福。

 


与王良校长面对面焦点问答:用经典滋养精神世界

 

 D:\十几岁\2020\1593414167(1).png


Q:我身边有很多同龄人喜欢看网络小说。您怎么看待网络小说?(陈柳萱 C1912班)

A:网络小说也是文学的一个门类,其中当然有值得阅读的好作品,但也充斥着大量质量不佳、品味不高的产品。网络小说篇幅普遍较长,读起来很花时间,若是我们把时间都用在读网络小说上,读到的有价值的内容却很少,付出和收获就会不成正比。读网络小说,读的时候常会觉得刺激,但读完之后,是不是又有无聊空虚之感?就是因为网络小说擅于运用紧张的情节和猎奇的故事来吸引人,却很少提供有深度有内涵的内容,所以读完之后,让人觉得索然无味。我建议大家少读一些网络小说,把时间留给更有意义的阅读。

 

Q:您刚刚说要少读网络小说,那我们应该读什么书呢?您能给我一些建议吗?(张玄溦 C1813班)

A:我觉得一定要读经典。什么才叫经典呢?深厚的,优美的,圣洁的,悲悯的,才是经典。经常听人家说“我正在重读”而不是“我正在读”的书,便是经典。经典穿越时间和空间走近我们,背后拖着它们经过时间长河留下的足迹,值得我们好好品味。当然,我们阅读时,要注意阅读的结构。现代的和古典的,中国的和外国的,文学、哲学、社会学、历史学等不同类型、不同领域的书,都应该有所涉猎。我们应该通过结构化的阅读,有意识地构建起自己的知识和精神架构。

 

Q:语文课本的名家名作,写得非常动人,但我们很难准确体会到作品地思想情感。如何才能真正读懂这些文章?( 彭婧霏 G1901班)

A:首先,同学们要认识到文学不只是文字,文学背后有生动的人和具体的场景,而我们的作家在写作时,也受到生活环境、时代背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所以同学们在读文章时,一定要置身情境,要设身处地,要将心比心,了解作家的写作背景,再把自己置于作家创作时的场景之中,把心放进去读文章,文字和人才能相互激发、冲撞,我们才能真正与作者的灵魂相遇。

 

Q:怡雅中学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阅读环境,但除了通过书籍进行阅读,学校还有其他方式来拓宽我们的视野吗?( 周晨宇 C1808班)

A:我对怡雅教育的期待,就是爱与生长。这种爱与生长,需要同学们的自我教育,也离不开老师的悉心培养,还得有来自家庭与社会的滋养。我们一直在促成怡雅学子和外界的交流互动,比如学校开展的真人图书馆、家长课堂、专家讲座等活动。同学们有兴趣,可以多参与这些不同形式的交流,了解课堂之外、校园之外、书本之外更为广阔的世界。